图 像 皮 癣

时间:2019-09-11         浏览次数

  “我总在幻想科幻小说一样的剧情:当一个人的生活被太多的影像曝光之后,到达某个时间点就会生一种病,一种特殊的皮癣,他的过去会变成一张张图片,浮现在身体表面。”

  Thomas Mailaeander 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法国艺术家。他热衷于制造惊奇,通过对严肃和愚钝的传统艺术世界祛魅,将当代生活最荒诞的一⾯暴露出来。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他的作品:身体、拼贴和超现实。他索引了那些为生活打上标记的当代习俗——图像崇拜、快消文化、跨界实践,并有意识地将它们融入作品之中。这无疑展现了他对艺术史的精准理解,不仅是视觉上的,更是观念上的。

  “Illustrated People”系列选取了“现代冲突档案馆”(the Archive of Modern Conflict)所藏的底片(从上世纪90 年代开始,这所位于伦敦的图⽚出版机构开始收藏有关战争主题的图⽚、档案和实物),然后用紫外线照射使它们在不同模特的身体上曝光,从而形成了一个临时的⼈体艺术。Mailaeander必须动作非常迅速,才能把皮肤上显影之像在消失之前抓拍下来:穿着军装的男⼈、马背上的⼠兵、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折磨的虚弱的战争病患者、以及一些真实的暴力场景。Mailaeander想表达什么呢?在被强紫外线照射的过程中,Mailaeander模特身上渐渐呈现出了红肿的印记。这种真实的疼痛过程,和冲突档案馆里图片所展现出的令人倍感折磨的场景之间,定是有着某种必然联系。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Mailaeander对二元时间(duel temporal)的关注。他乐于将新与旧、过去和当下强行混合,从而造成一种冲突感。当然,还有裸像和暴力,这是从艺术史的开端就颇受(男性)艺术家追捧的主题。Mailaeander当然明白这些元素的视觉吸引力,所以也并不羞于采用它们来引诱观众:这几乎是一种潮流,很多成功的当代艺术家已经对此得心应手。

  比如,在《蒙娜丽莎》(Mona Lisa,2017)中,一个男人躺在地板上,胳膊耷拉在那幅艺术史最著名的同名画像上。Mailaeander的蒙娜丽莎被细线切割成一个个方块,这可能是在影射达芬奇同时代(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精心构图。这件作品还被有意识地做旧,看起来有一种明显被磨损的感觉。这使得它站在了主流视觉艺术“完美化”的对立面,又或许是间接地指向早期绘画大师画布上的裂缝和切口。

  与此类似的另一件作品是《裸体博物馆》(Nude Museum,2018)。在这幅作品里,四个半裸女人站在一幅神话主题的古典大师作品《三美神》(The Three Graces)面前。这一次Mailaeander似乎并没有进行多幅图片拼贴,而是在博物馆实地拍摄了这张照片(虽然很难判定是不是实拍)。这是典型的Mailaeander式的幽默,他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古典女性裸体肖像和当代女性的裸体情色图片待遇不同?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对博物馆以及整个艺术界定位的刨根问底:我们如何才能真正接近这些“神圣”的艺术场所?它们是为崇拜提供的道貌岸然的殿堂?还是一个可以从过去时代感受创造力的、不那么严肃并且有趣的地方?

  1994年,哲学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越来越多,而意义越来越少的世界。”Mailaeander似乎陶醉于这种无意义的状态,却并没有像当下大部分人那样,沉溺于自怜和沮丧之中。线上线下有丰富的图像,成为他乐此不疲从事着的荒诞作品的素材库。Mailaeander无疑正对鲍德里亚的宣言暗自摩拳擦掌。

  带着这种思考,我们来看Mailaeander的另一幅拼贴作品《Eatler》(2018)。作品左上方是希特勒(公认的臭名昭著的暴君)的一张黑白照;右上是大家熟知的麦当劳餐厅(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另一位臭名昭著的暴君);作品下半部分,一个有着希特勒同款小胡子的肥胖男人在地铁瘫坐(是的,他似乎需要那么多额外的空间),从他所读的报纸来看,地点像是在美国。Mailaeander特意使用了希特勒(Hitler)的谐音,打趣地给这位圆滚滚的男士起了Eatler这个名字。更有深意的是,Mailaeander似乎在暗示大型快餐连锁店的强大霸权对人们的健康和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麦当劳当属元凶魁首之一。

  Mailaeander还利用他丰富的资料库来创作蓝晒作品。蓝晒法(Cyanotype)是一种特殊的冲印技术,它总是显现氰蓝色或普鲁士蓝。这项技术在19世纪至臻完善,通过使用不同的化学原料,冲印工几乎可以在任何材料上冲印出蓝色的图像。蓝晒法能流行起来的原因之一是成本低,所以一直以来也与节俭有关。因此大部分使用这种技术的艺术家的作品都尺寸颇小,而Mailaeander的蓝晒作品却通常很大,两个边长几乎都达到2米。当Mailaeander用蓝晒法冲印他从各处搜罗来的照片时,他发现它们泛着怪异的光芒:手机上图像或数码相机拍摄的家庭合影被一种古老的技术冲印,这多少让人觉得有点儿不安——就像看到一幅古典大师的画像被做成了表情包。

  蓝晒法冲印过程赋予不同图像一种统一感。Mailaeander似乎在发问:我图库里的素材真的有那么不同于彼此吗?不同或是相同有那么重要吗?还有区分它们的可能和必要吗?身处图像时代的我们是否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Mailaeander一定料想到了这个令人幸灾乐祸的未来:在这条不归路上,数以亿计的图片汇聚成的不是海洋,而是泔水罢了。Mailaeander的作品似乎表明,除了接受当下这个充满超现实的荒诞世界,我们别无选择。当今过载的、顽固的、基于图像崇拜的文化,是Mailaeander游乐场,可以纵他一面利用,一面嘲弄。

  VISION:在“Illustrated people”中,你把选自“现代冲突档案馆”(Archive of Modern Conflict)的图片通过紫外线照射的方式冲印在不同的模特身上,形成临时的人体艺术。怎么产生的这个想法?

  Mailaeander:受现代冲突档案馆的邀请,我在伦敦访问了一年。那里都是汤森·路透的掌门人David Thomson的藏品,汤森·路透是加拿大的一个全球最大的新闻采编集团,他和他的团队长期以来收集了大量关于战争以及其他主题的档案照片。我可以一直沉浸在阅读这些令人震惊的图像中。一段时间后我决定开始创作,我从这些照片中选了一些底片放在模特身上,然后用紫外线年代的晒黑灯,暴露在这种光线下大概半小时左右,就可以产生皮肤晒伤的效果。55677品特轩香港本港台,当我拿掉底片之后,模特的皮肤上就会出现相应的图像。我总在幻想科幻小说一样的剧情:当一个人的生活被太多的影像曝光之后,到达某一个时间点,就会生一种病,他的过去会变成影像浮现在皮肤上。

  VISION:为什么喜欢蓝晒?是否因为蓝色能表达出别的颜色所不能表达的东西?

  Mailaeander:蓝晒法是1842年由一位名叫John Frederick William Herschel的英国人发明的冲印方法。到20世纪,工程师们多使用这种既简便又便宜的技术来绘制草图,通常称为“蓝图。“在这种技术刚发明出来的年代,围绕着它的用法有很激烈的讨论。Peter Henry Emerson曾说:“蓝晒把人像变成了鬼魂,除了捣蛋鬼没人会用红色或蓝色来印刷风景。” 我在想,如果这种技术被当时的社会认定为主要的冲印技术的话会怎么样?这意味着我们手上的老照片都成了蓝白照片,而不是黑白照片。我很好奇这样会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面貌。

  Mailaeander:我非常喜欢艾未未,特别是他在不同作品里对摄影的使用。我还认识任航,我们在巴黎是同一个经纪人。很遗憾他已经离开我们了,但他的作品还在,他是一位很棒的艺术家。我的朋友Simon Baker是巴黎欧洲摄影博物馆(MEP)的策展人,他正在筹办下个月开幕的任航作品回顾展。我还和一位法国艺术家很熟,虽然他不是中国人,但绝对是法国人里的首席中国通——托马斯·苏文(Thomas Sauvin)。为了完成他的“北京银矿”(Beijing Silvermine)计划,他在中国呆了好多年。 “北京银矿”收集计划从废品回收站“抢救”了50万张散落在北京各处的底片,向我们提供了一系列中国文革之后独特的首都影像以及普通人的生活瞬间。

  Mailaeander:我很愿意在中国做一些项目。我还从来没有机会去过这个国家呢。请邀请我吧!

赛马会| 红姐图库| 管家婆心水论坛| 富贵论坛| 高手坛论| 大红鹰心水论坛| 香港4887铁算盘| 一品堂论坛| 玄机图| 开奖结果|